钟汉良:年味!

年味!

今天是大年三十,先提前祝福你,新年快乐,鸡祥如意!

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,本来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,不用写文章的。可我还是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,我的成长,我的提升,就在这一篇篇的文章写作过程里。

过年了,意味着旧的一年已经过去,新的一年即将到来。作为国人,我们对此有更加深刻的体会。一年要重复说两次新年好,一次是新历,一次是农历。

钟汉良:年味!

不过在骨子里,我还是更认可农历的新年。只有过了农历的新年,才是真正的辞旧迎新。你是否有同样的感觉呢?

小时候,就是在还是小学生的时候,对一个现象感觉特别的不可思议。每一次看到过年前的电视上,都提前说新年好。我就想他们为什么老是提前说?

后来随着对时间的概念越来越熟悉,才知道其中的所以然。原来他们说的是新历的新年好。

小孩子的世界,总是充满了问号和好奇。

现在的你,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度过这个“年”呢?在老话里,今天是叫除夕。然后等待时间走到零点的过程,就是守岁。你会怎么守岁呢?

在我小的时候,从记事起,我都是和我妈妈在做“米果”的过程中迎接新年的到来。把米粉搓成一团团的,然后压成偏平的长方形,最后用剪刀或者菜刀切成一根根的类似薯条状的样子。

经过高温油炸后,这一根根的“薯条”就变成清脆可口的美味。几乎家家户户都用这份美味来款待客人。

几乎每一个年,我都是这么度过的。儿时的过年,都伴随着冷空气。有时又特别寒冷,双脚都冻得瑟瑟发抖,可依然还是会继续坚持把所有的米粉做成薯条状。

小孩子,不是耐得住。只是除此之外,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。我小时候的家里,没有电视,看不到全国人民共同观赏的春节晚会。

不止一次发了牢骚,为什么就不能提前把这个“米果”做好呢?我妈妈好像没有给我一个答案。或许在她的眼里,过年就应该这么过。少了这个动作,年味就没了。

对比现在的过年,确实少了一些味道。没有儿时的期待,也没有童年的美味,更少了跨过除夕夜的那个动作。

取而代之的,是所有的人用对着电视机,看电视节目的形式来迎接新年的到来。我们少了一个仪式感。形式变了,庄严感也少了。

就跟结婚一样,我们要去领证件,办宴席,拜天地。这是一种对婚姻的敬畏感,也是一种对生命的感恩。

可当过年的时候,除了贴贴春联,挂挂彩灯,举杯相祝外。我们丢弃了好多看似繁复辛苦的动作。

所以,我们越来越感觉年的味道少了好多。

越长大,越怀念儿时的记忆。少时不知点滴真,年岁渐长却唤真。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一代还经历过年味的人共同的怀念。

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,我就也会和父辈人一样。寄希望于他们可以把这一代代熄火相传的年味,传承下去。

而此刻,我这种寄托于下一代的思绪,却早已埋在心底。只需等待时机一到,就会用一种慈父般的笑容,为孩子们叙说这个年的味道。

这或许,就是过年的真正意义——传承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原创文字,欢迎转载,请保留作者信息,谢谢!

我叫钟汉良,一个帮助企业做网络推广的客家人。QQ/微信:602903766 微信公众号:ZHLDRJ

服务:有关于网络推广方面的问题,全面分析、诊断、出方案。有意向,先打赏35块。

我已经推出先体验,后付费的课程《和钟汉良学网络推广》。有需要的,私聊咨询,提供咨询辅导服务一年。年后涨价300。

我即将推出新课程《和钟汉良学社交电商》。也提供咨询辅导服务一年。欢迎咨询!

  • 我的微信:602903766
  • 咨询请扫一扫加我微信!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:ZHLDRJ
  • 扫一扫添加关注,学习更多技能。
  • weinxin
钟汉良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