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汉良:我和四川大叔的故事

人与人之间,真的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你说,为什么我能和你相遇?为什么我和他就是说不到一块?

从小到大,从这个群体,转移到另外一个群体,经历就仿佛一段段电影里的片段一样。当回忆时,自己就是其中一个观影者。可以全身而退,用第三方的视角去审视自己,这人生原来就这样。

2016.11.9

昨天是打算写点父母的故事,草稿都打好了,从父母的出生背景说起。写着写着,居然写不进去,方向一转,只简单的列举了自己被惯坏的2个小故事。或许在潜意识里,觉得那样挖父母的不是,不太好。这也是不敬的表现,不是吗?

我们是人,都有普遍存在的缺点。好吃、懒惰、嫉妒。有的人多,有的人少。不过,庆幸的是,这些都不是永恒不变的。

昨天在《钟汉良:穷人家孩子早当家?》文章里,我也分享了我读书后的感受,那就是人生是“命由我造,福自己求”这样的,而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
学佛的前几年,我做的事情和修行有关的很少。最彻底的是吃素,其次就是读经。2014年前,我连一家寺庙的大门都未曾跨进去过。虽然这多少是受网络学佛的影响,但不走出去,多少有点闭门造车的味道,你觉得呢?

2014年,喜欢上一个女生,却因为自己不懂男女应该如何交往,让自己陷入了一种煎熬的状态。记得她有一张照片背影是一座寺庙的围墙,墙上赫然写着一句话:息灭贪嗔痴,勤修戒定慧。

然后,我就开始拿出《金刚经》,每天读诵起来。不是我觉悟高,而是想借助佛经的力量驱除笼罩在心头的思绪。

可能人与人就是这样的微妙。如果我当初继续坚持,或许今天的我已成家了。毕竟我吃了闭门羹后,深深体会到“分层升级理论”的道理。

去年听到她亲口告诉我说,准备结婚了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呵呵!好一会才回复她。然后忍不住说了一句很惋惜的话,让她都有点难为情了。

关系的转变,可能就在一个念头之间。未必都不好。算了,都过去了。只难过了几天,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。

读经是这么起的头。读得久了,就想做点实事。2015年春节过完,就发了愿,希望新的一年实现几个愿望。其中就希望能参与放生活动,然后多认识一些素食或学佛的朋友。

然后,去年七月份就遇到了现在的福州放生派饭的小伙伴们。每周一次的活动,主题就2个,一是放生,二是派饭。

放生,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拯救动物们的生命,更重要的是赎回动物们的慧命。派饭,不是普普通通的送点食物给予温暖,而是借此机会传递正能量,温暖自己,也温暖他人,温暖这个已经冷漠的社会。

参与了街头派饭,平时走在路上就会多留心下路边的街友,看自己能不能做点什么。在8月份的时候,在去年那家公司的楼下,就注意到一个中年男子。天热了,就躺在树底下,枕着蛇皮袋。傍晚了,就沿着马路四处走。

看着他,游离的眼神,透露出来的是无助,内心最软弱的部位就被触动了。然后就忍不住给他买了几次盒饭。看着他从开始的排斥,到最后的无话不说,都有点不适应。

现在再次回顾和他的相遇,你不得不相信下,你也可以做件值得一生回忆的事。

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,可我看着他挨饿的表情,就跟他说,我每天给你买一次盒饭吧。在吃饭的过程中,他会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。他的四川口音比较重,我听不太清楚,因此我觉得他头脑不是很清楚。送完饭,说几句话我就走了。

后来才知,无助的人,是非常渴望有人关心的。他是真的很想跟我多说几句话。一次晚上又遇到他,手里叼着一根烟。我避开了,因为我只答应一天买一次盒饭给他。

走了几步,心里还是过不去。折回去问他,你吃了吗?他说,没吃呢。我就提着菜,走到对面小饭店买了一份盒饭和一瓶水。交给他,他不急着吃,就又开始和我说道他的那点破事。

没错,我当时还觉得他说的都是破事。什么国家,什么主席,要到北京什么的,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啊!

我就没好气的说,你有证明吗?对了,你有身份证吗?然后他就从裤腰带一个小皮夹里拿出一张身份证。我一看,有身份证就好办了,拍了几张照片回去给你查查。

好家伙!通过百度查到了当地派出所电话。无奈的是,派出所一点都不管用,给的信息都不准确,说家里只有一个女儿。这工作做得,枉为人民公仆。等了几天,也不给通知家人。

幸好我是做网络推广的,没有派出所,我有搜索。折腾了一番,真的找到了。不是找到了他所谓的主席信息,而是找到了他的村委会。摸清楚了他的一些情况。家里四口人,一个10岁的女儿,一个老婆,一个老婆和前夫的儿子。

接着家人联系上了,可惜的是认为我是来骗钱的。就说让大叔接电话!然后我再去找人,人却不见了。我真是一头雾水。

找了一周,都没找到。一下班,我就去楼下找,问了小店的阿姨,夜宵摊的老板,都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不见大叔人影了。

一周后,师兄们在火车北站派饭,却意外的发现了他。我就直接从仓山坐车到北站。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,第一个想法是交给警察叔叔,让他们想办法送他回家。先送到救助站吧。

不知为什么,他一进警察局,一看那铁栏杆,再一听他们说的话,就害怕了。说不能听他们说,也不能跟他们走。我彻底无语了,我该怎么办?总不能让他继续流落街头,而家里人却还担心着吧!

开始是有人建议买张票让他自己坐车回家,可他这神志不清的样,半路丢了咋办?又有人说,他家人不会来接吗?是还有一个弟弟在外地,可人家不肯来。

这些其实都不是大问题。让我吃惊的是,他不想回家,还想继续流浪。当时情绪都很激动,我都快拦不住了。真有种新娘上了花轿,却不肯嫁人的味道。直到再次和阿姨,就是大叔老婆通上电话,他的情绪才稳定下来。

有了家人的安抚,女儿的哭泣,他清醒了,终于答应回家。那天电话打到没电!可是更让我吃惊的是,他居然说让我送他回家,不然他不回家。也不知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!

我狠狠下了一个决定,好吧。叔,我服了你。这次我好人做到底。钱哪里来呢?只好向小伙伴们筹集了。

当天傍晚决定,到买到票,前后不到1小时。那天是周日,不管老板乐意不乐意,直接说我请假几天,送大叔回四川!

这次我第一次做了一回好人,由衷的感觉很欣慰。如果你感兴趣,可以去我空间翻去年8月份的日志,那里都有记录我当时是怎么面对这件事的。

另外,也可以看一篇新闻报道,《这个“钟汉良”很善良 帮流浪大叔送回四川回家》。虽然报道情节有不切实际,夸大亲人见面的场景,但至少有报道。新闻里那张照片,是我离开四川时,给他一家人拍的。

这就是我和四川大叔的故事,萍水相逢,能帮就帮。

昨天我说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,之所以还当不了家。是不光物质上穷,精神上也穷。学佛后,物质上暂时不能改变,但精神上努力提升下,还是可以的。

世间的事,谁能说得清楚的。这次是我帮你,下次说不定就是你来帮我。播撒了好的种子,收获的自然是好果实。这么说,好像我曾经也被人帮过,是吗?对!

我曾经也快有点流落街头了,然后我灵机一动,不用流落街头了。怎么做到的呢?明天继续说一个故事,标题暂定为:我和警察叔叔的故事!

  • 我的微信:602903766
  • 咨询请扫一扫加我微信!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:ZHLDRJ
  • 扫一扫添加关注,学习更多技能。
  • weinxin
钟汉良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